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谈情说案 (Side A) 02

副标题:姬佬爱作战  02

徐伊景x玉多情

前文戳:01(A)  01(B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半夜里徐伊景醒了,一摸身旁的位置发现玉多情不在,便又起身到客厅去找她。

“玉检控,输给我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徐伊景一出房门就看到玉多情还埋首在茶几上,便又出言调侃她。

“好像今天这一轮是我赢了。”玉多情说话时没抬头,只是感觉到沙发身旁的位子陷了下去。

“死者的妻子也有杀人动机的。”徐伊景话里带着愉悦,大概是司空见惯而了然于胸。

“徐大状想暗示陪审员有别的嫌疑人。”玉多情偏头对身旁的人抿嘴笑了起来,“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

“玉检控好像不是很相信我的能力。”徐伊景笑着用食指去调戏玉多情的耳垂,接着指背又顺着她的颈侧轻轻滑下。

“哎呀,别闹。”玉多情被徐伊景摸得有些痒了,笑着掸开那只靠近作乱的手。

徐伊景挑了挑眉就抽走了玉多情手里的卷宗,稍稍起身将一只脚的小腿放在沙发上,弓起腰就向玉多情的方向俯身过去。

“你干什么啊?”玉多情一惊,再次侧过身来看徐伊景,发现那个人正一脸坏心思地朝自己袭来。

“既然玉检控不相信我的能力,”徐伊景一边说话,一边伸出手去拨弄对方睡衣的领口,“我大可以先向控方律师证明这一点。”说话的人微微俯身,然后朝玉多情的嘴唇吻去。

“唔……”一击即中,玉多情好像有些生气,她移动了一下头,躲过了徐伊景的攻势,“徐伊景!我们在说案子!”

徐伊景没说话,只是偏头又去调戏玉多情的耳垂,鼻腔里呼出的热气吐在玉多情的耳后上,在上面晕起了一层湿湿的触感。

“哎呀,伊景。”玉多情的两只手被徐伊景按着,身子只能倚着沙发的扶手。

徐伊景的身子往后退了一点,从玉多情的睡衣领口处瞥见了里面的波动,即使盈盈可握,也能看见里面轻微地颤抖。又起了心思亲吻对方的脸颊,当双唇若有似无地扫过玉多情的脖颈时,徐伊景又埋首到了玉多情的胸前。


双手不知是什么时候放开了,满室春光,到最后只落得衣衫零落。

“修倞…修倞还在房里呢…”拽着沙发布的双手只能越握越紧,关节处开始泛白,羞耻感迎面而来,喘不过气来的话还在呢喃着。

过了好一会儿下身才传来闷闷地声响,“让她去听好了。”



***



午餐过后,玉多情接过徐伊景递过来的美式,抿了一口,又继续埋首在手里的文件。

“临时抱佛脚可是打不赢我的。”徐伊景抬起手捋了捋女朋友耷拉在耳前的碎发。

玉多情抬头瞟了一眼徐伊景,勾起了嘴角,“我看昨晚是徐大状的计谋吧?这么怕输官司,都甘心牺牲美色了?”这份资料昨天下午警方就送了过来,玉多情又想到了昨晚的事,要不是徐伊景捣乱,肯定早已看完了,昨晚也不会被修倞看了个遍。

徐伊景好像想到了什么,才扬起嘴角准备调戏回去就听见了玛丽咋咋呼呼的叫喊声。

“师傅!师傅!开庭了!”高分贝的音量在庄严肃穆的法院里显得格外扎耳,走廊上的步伐都停了下来朝声音的来源处张望去。

徐伊景略带嫌弃的眼神扫了孙玛丽一眼,又抬起手拨弄一下玉多情的耳垂,“等会见。”

起身整理了衣冠,调整了自己的情绪,徐伊静才朝玛丽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
法庭里高喊了一声“Court”,众人就纷纷起了身。当法官进门时,大家又稀稀落落的坐下,唯独刚刚进门的吴修倞正巧站在门口,又找了个后排的位置坐下。

玉多情向法官申请宣第二位证人上庭,法官低头看了一眼资料便做出了批示。玉多情看了一眼徐伊景,示意让她先问问题,徐伊景微微点头,轻松应战。

“请问证人姓名?”徐伊景转过身子面向证人席的方向。

“尹雪熙。”

“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?”

“他是我丈夫。”尹雪熙低头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珠。

“案发当晚,也就是2017年4月8号晚上10点37分你是不是去过张氏大厦?”徐伊景用余光观察在陪审团席里,只有寥寥几位陪审员随着她的问题将视线投向证人席的方向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去干什么?”

“我去接泰柱下班,但是泰柱说他要再忙一下,让我先回去。”

“看来证人你和死者的夫妻感情很好啊,结婚快七年了还这么恩爱。”徐伊景回头望向玉多情,勾起嘴角给她眨巴了一下右眼。

玉多情看见了,送了她一个敷衍的商业笑容。

“我们很恩爱。”证人嗦了嗦鼻子,她的嗓子有些沙哑,应该是哽咽了。

“我听说你和死者最近正在闹离婚是吗?”徐伊景忽然抛出了一个问题,她瞟了一眼陪审团席,之前那些埋首在桌前的陪审员纷纷抬起了头,望向了尹雪熙。

“你别乱说啊?我和泰柱很相爱,怎么可能会离婚?”尹雪熙下意识否认,语气里有些急促。

“我还听说,你想和张泰柱离婚,但是张泰柱不肯,所以你在和他争家产不是吗?”

“反对!我反对……”玉多情刚一站起来,就被徐伊景打断了话。

“法官大人,我只是想证明其他人是有杀人动机的,证据我也会提供。”徐伊景想通过证明还有第二嫌疑人的可能性,为崔书润打赢这场官司。

“反对有效,证人请作答。”红袍法官看了一眼尹雪熙,做出了判决。

“不是!不是!”尹雪熙拍打着证人台,她的肩膀正在剧烈地颤抖。“我没想和泰柱离婚!我也没想和他争家产!”

“那请问赵毕斗是你什么人?”徐伊景说完后又对尹雪熙笑了一下,对方稍显震惊的神色印在了自己的眸子里。

“赵毕斗?”尹雪熙先前拍打着桌子的手随即停了下来,疆在了空中,不再回话。

“证人请问答。”红袍法官见尹雪熙没回答,便轻言出声提醒。

“我们……我们是普通朋友。”尹雪熙在脑海里终于搜索出了一个词汇,试图搪塞给徐伊景。

“普通朋友会相约购买情侣戒指吗?”徐伊景将手里的证据递给法警,“这张是首饰店柜台小姐所提供的书面证言以及戒指照片,证明证人与赵毕斗曾去她店里购买过情侣戒指,并在戒指内部刻上了两人的英文名缩写。”

玉多情也翻了翻手里的证据,又用手遮住嘴巴,与身旁的助手说了两句悄悄话。

“请问证人怎么解释?”徐伊景抬头看了一眼尹雪熙,对方的神色明显有些慌张了起来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根据停车场保安所说,案发当晚他亲眼看见你开车到达张氏大厦,但是他看到了你的副驾驶的位子上有个男人,我们已经去问过了,保安指认出当天坐在你副驾驶位置上的就是你的情人赵毕斗。”徐伊景停顿了一下,翘起了嘴角,“当然在11点14分的时候,停车场记录仪的确记录了你汽车离开的时间,但是保安清楚地记得,当天晚上是赵毕斗归还的停车卡,而你当时不在车上。”

“不可能!”尹雪熙听到了徐伊景的话,她很用力地抓着证人席的扶边,嘴里说的都是否认的词。

“也就是说,其实当晚你根本没有离开大厦!你让赵毕斗开着你的车离开了大厦,而你一直逗留在现场。等到我的当事人离开以后你就杀了张泰柱,也就是你老公对不对!”不理会尹雪熙的话,徐伊景将身子朝向陪审员,她的声音大了些许,看起来有些不怒自威,”你的不在场证据是假的,你根本就是在撒谎!“

“不是!我没有杀泰柱!我那天晚上是和毕斗一起去的,但是我没有杀人!我发誓!我当时和毕斗一起离开的!我发誓!”尹雪熙再一次激动了起来,法官也随即敲了敲法槌示意让证人安静下来。

“法官大人,这是这位保安所做的证言,”徐伊景结果玛丽递过来的文件,再次交给法警,“因为案发第二天就是保安的年假,所以我们也是才联系到他拿到的口供,如果需要,法庭也可以传召他上庭做供。”



tbc.

Side B请转战 @弗朗切斯考 的《小吴郎的那些事 02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评论(15)
热度(27)
  1. Eason_-lee沈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