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谈情说案 (Side A) 01

副标题:姬佬爱作战  01

徐伊景x玉多情

写在前面的话:第二篇和考唧唧 @弗朗切斯考 合作的文,因为我们两个都不是专业,全凭着一股港剧情怀用爱发电一直在这里瞎掰扯😂,所以欢迎指正。

Side B请转战 @弗朗切斯考 的《小吴郎的那些事 01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题记——

香港高等法院前面伫立了一幢泰美斯正义女神像的雕塑。泰美斯是源自希腊神话中的人物,她是象征正义与法律的女神,以头脑清晰闻名于世。她的双眼用布蒙住,代表一视同仁;右手捧着天平,代表公平与公正;左手握着长剑,代表正义和权威。 


玉多情整理了一下衣冠,提着公文包向法院大门走去。她身旁的助手则右手拖着沉重的行李箱,左手抱着一踏文件,一路小跑地跟在她后面。

“反对!”控方席上的黑袍律师忽然站了起来,“我反对辩方律师作出无根据的推测。”

“反对有效。”法官作出了判决,敲响了法槌。

玉多情朝桌子靠近陪审团席一旁的黑袍大状挑了挑眉,示意对方这局自己略胜一筹。

「玉多情,香港特区律政司高级检控官,擅长打刑事诉讼。为人正直,刚正不阿。面对任何一件官司都认真处理,从不打无把握之仗。」

黑袍大状也不恼,她推了推眼镜说道,“那容我换一个说法。”徐伊景又将视线移到证人身上,“赵伯,根据你的说法。你在2017年4月8日的晚上10点37分曾亲眼目睹死/者的太太张尹雪熙女士在电梯里是吗。”

「徐伊景,徐张朴律师事务所大律师。收费昂贵,客户多为富家子弟,有连庄27场不败之名,以出其不意见称。」

“是的。当时我正好走到电梯门口,电梯在大堂处打了开来,我就见到了张太在电梯里面。我同张太打招呼,但是她好像没听见,很着急地按着电梯的按钮。”

“接着,你又看见被告,也就是我的当事人崔书润小姐在11时02分的时候也回到了张氏大厦。你当时还和她说话了是吗?”徐伊景低头看了一眼文件,稍稍偏正了身子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当时被告的神情怎么样?”黑袍大状问话的时候镇定自若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“崔小姐当时心情好像不错,和我打招呼的时候还带着笑。”

“那么你觉得,如果被告要上楼杀/人,预谋做一件如此冷血的事时,是不是不应该心情愉快?”徐伊景对证人席上的人笑了笑。

“反对!证人不是专家证人,不具备回答这个问题的能力。”玉多情再一次起了身,打断徐伊景的问话。

“法官大人,我相信杀人之情谁都不会心情愉悦,这应该是人之常情。”徐伊景转了身子朝向法官。

“这个问题应该由专家证人作答。”

红袍法官看了一眼证人,又看了一眼玉多情,最终下了结论,“反对有效。”

“但当时你很困,看到被告进电梯之后就开始打瞌睡,是不是?”徐伊景又笑了笑,轻轻敲了敲身前的桌子,又瞟了一眼陪审团。

“是…”坐在证人席的赵理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颤颤巍巍地回答道。身为大厦的保安,平日里消极怠工、玩忽职守也就算了,偏偏那晚出了命案,死谁不好,居然死了公司的小开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。

“法官阁下,各位陪审员。根据警方给的口供显示,大厦保卫处在当晚的8点12分接到死者,也就是张泰柱先生的电话,告诉他们当晚会有维修工过来调试摄像头,所以要求将其关闭。我们也查过,当晚并没有维修公司接到过这桩生意。很明显,死者之所以关闭摄像头,是不希望闭路电视拍摄到来人是谁,而本案的被告,也就是我的当事人崔书润小姐,是「形」广告公司的员工,就算出入张氏大厦也是稀疏平常的事,这一点就与死者关闭摄像头的意图不符。”徐伊景顿了顿,提高了一点音量,“其次,根据警方所提供的死亡时间,死者死于当晚11点30到次日凌晨1点30分之间,而这段时间正好是在摄像头关闭的时间之内,而根据证人的口供,他没有见过被告离开大厦。但是,”徐伊景停顿了一下,举起手竖起了食指,以示图吸引大家的目光,“但是,他也没有见到死/者的妻子,也就是旁听席上的张尹雪熙女士离开大厦。”徐伊景抬起右手比划了一下旁听席上的位置,继续说道,“既然如此,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断,在案发当晚不只是我的当事人有作/案机会,死者的妻子也有犯/案时间!”

徐伊景的声音已经比开庭时大了一点,她将身子朝向陪审席,看到陪审席中有几个陪审员点了点头,像是对她的话附议。她扬起了右边的嘴角,又转过身去法官说道,“法官阁下,我的问题问完了。”

“控方律师?”房间最高处坐着的红袍假发男子抬眸望向玉多情。

玉多情站了起来扯了扯袖口,准备发问。

“赵伯,你好。”玉多情说话时很温柔,常常温暖地笑着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。

“你好。”赵理事挠了挠自己的左边脸颊,作了答。

“请问贵公司的地下停车场是不是有出入记录仪?”玉多情将双手放在身前的桌子上,姿势挺拔的站着。

“没错。当晚虽然闭路电视关了,但是出入记录仪没有。”

“请问在当晚11点14分的时候是不是记录了一台车牌号码CY1997的私家车离开停车场。”玉多情将手里的文件传给警卫。

“是的。”证人席上的证人看了一眼警卫递过来的文件作了答。

“这份是警/方从大厦停车场记录仪里提取出来的记录,上面明确写明,当晚11时14分时,车牌号CY1997的私家车离开了张氏大厦。而我手上的另一份证据,是警/方提供的车辆登记人报告,上面清楚写明车主是死/者的妻子张尹雪熙女士。”玉多情低头将手里的文件举了起来。“也就是说,死/者的妻子在当晚11时14分的时候,即在警/方推定的死亡时间之前已经离开了张氏大厦,而留在「形」广告社的就只有死/者与被告两个人。”


临近中午的时候,法庭休了庭。

玉多情走出门口,又开始联络下一位出庭的证人。又接到警/局的电话,说有其他的文件送过来,可能会派上用场。玉多情言谢后,心里又再盘算着下午那场官司怎么打。

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,玉多情低头摸了摸不争气的肚子,迈开腿就准备去觅食。



“徐大状好胃口,一人吃两人份。”玉多情看到徐伊景正在享用午餐,笑着就走了过去。

“玛丽。”徐伊景给了身旁的徒弟一个眼神。

玛丽随即懂了意,笑嘻嘻地端着自己的午餐离了席。

“给你点了意大利面和罗宋汤。”徐伊景端起餐桌上另一盘食物送到玉多情身前。

“表现还算不错。”玉多情对徐伊景翘了翘眉梢就准备就餐。

“晚上九点的戏票,可以吗?”徐伊景端起水杯抿了一口。

玉多情停下来手中的动作,嘟着嘴思考了一番,“今晚不行,我手上还有别的案件,下午出庭完后我要回办公室加班。”

“那就晚上一起吃饭吧。”在法庭上问话咄咄逼人的徐大状,在玉检控面前就耐心得不得了。

玉多情没再说话,只是睁着圆圆的眼睛盯着徐伊景。

“知道了,先好好吃饭吧。”徐伊景心领神会,但又好像一早就料到了玉多情会这样回答。徐伊景叹了口气,她这个女朋友永远都把工作排在恋人之前。

“不如我让修倞陪陪你吧,不要把戏票浪费了嘛。”玉多情又想起了自己的妹妹,最近吴俢倞好像脾气很大,也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上有不顺心的事,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烦恼。每次想和她谈心都以吵架收尾,明明两个人是一起长大来着,为何就这么合不来。玉多情摇摇头,大概是性格太相似所以总水火不容吧。



下午的庭审还没来得及召唤第二位控方证人就休了庭,法官便定了明日再议。

徐伊景走出法院时不过四点左右,院外的太阳还很大,她眯了眯了眼,又对孙玛丽说道,“回去准备好明日上庭的东西,我不回律所了。”

玛丽刚张嘴准备问,就接受到了徐伊景的一个白眼,咂巴了嘴只能拖着重重的行李箱往停车场走去。

徐伊景掏出手机,滑动了一下找到了联系人,按下了通话键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最后的最后,感觉真是辛苦考唧唧了,毕竟她码字到凌晨5~6点😂,又做考据又做分析的,天知道我们推理这个案情花了多少天🙃。

*另外就是我们给文章取名字,从律政双煞到法证金花,最后才选了个这个稍显正常一点点的名字😂。





评论(27)
热度(38)
  1. Eason_-lee沈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