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潮 05

潮  05

AU

十三行的姨太太x洋人买办的翻译

崔书润x吴俢倞

前文戳:01  02  03  04  05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自硝烟以后,又封了许多烟馆。怡和行的生意是大不如前了,可鼎盛的光景虽已逝,怡和行也靠着和那些保存完好的,隐蔽在巷子里的烟馆做着发国难财的生意。

崔书润去课堂时,吴修倞正在给伍家子弟教洋文,她便找了个后面的位子坐着。吴修倞现在讲的这些之前给她说过,崔书润便没不再听,反倒是一心一意欣赏起前面的讲师来。

吴修倞今天穿的是白色衬衫,下身搭配着的也是白色的西裤,脚上那双黑色的圆头鞋很小巧,显得她精神又精致。

天气有些热了,她便将衬衫的袖口挽到了手肘处,手臂的下半截露了出来,丝毫不介意府里其他过路的丫鬟对她这种穿着的指指点点。崔书润又瞥了一眼坐在前排的一个伍家小辈,正学着前面的讲师在吃力地挽着袖子。

崔书润觉得可爱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吴修倞看见了后排那个人的笑容,宛若春风,好像被迷糊了眼睛,竟说错了好几个词。不好意思地皱了皱眉,又忙忙收回视线。

没一会儿吴修倞就下了学,崔书润在门口等了她一会儿,她就过了来。

“吴先生平时在学堂上课也这样吗?”崔书润的步伐轻快,看得出她的心情很好。

“嗯?”

“课中有人进来了就会说错词。”崔书润竟开始嘲笑起她来,说话时笑意盈盈。

“书润你都笑我。”吴修倞挠了挠头,刚准备继续说话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,回过头就看伍元葵追了上来。

关于伍元葵,崔书润是认得的,他是伍秉鉴的小子,儒雅博学深得伍秉鉴的欢喜,他的年纪和吴修倞一般大,看修倞和他说话的样子,想必平日上课里也聊得来。

“修倞,你上次不是说起钢笔吗?”伍元葵把手里的钢笔塞在吴修倞手上,“我托人给我带了两支,这一支送给你。”

“可我已经有了钢笔了,谢谢你元葵。”吴修倞不打算接受这支钢笔,又试图将东西还给对方。

伍元葵好像送笔的心意已决,他握紧了吴修倞的手,又笑着说,“你那支不是不好写了吗?我一个人要不了两支,你就收着。”

吴修倞低头看着这支崭新的钢笔,“那,谢谢。”

听到了吴修倞的回复,伍元葵倒是裂开了嘴笑了起来,手还紧紧地握着吴修倞。

崔书润轻咳了一声,不知是示意伍元葵自己在场,还是示意吴修倞她的手还再被别人抓着。

伍元葵听到声音才松了手,忙忙给崔书润行礼,又告别吴修倞,可离开时还一步三回头看看站在庭院的那人。

吴修倞将手里的笔举了起来,通体泛银的设计显得钢笔大方又帅气,她对着阳光仔细观摩了一阵,发现了雕在了上面的字,她嘴里默默念了一句,然后又偏头对站在身旁的人说,“书润,这支笔真好看。”

吴修倞的神情印在了崔书润的眼里,她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弯弯得好像月牙,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明媚又动人。

“好。”崔书润发现自己的心像被网住了一样,连呼吸都在颤抖。

吴修倞观摩了一阵又将笔放进兜里,她好像没有听出崔书润语气里的异样。

“书润,听说广州城里来了北京那儿的戏班子。你想去看吗?”

“你不是和我说广州城现在很乱吗?”崔书润听说英军收了赎城费,但还没离开广州。

“好像是安定下来了。”吴修倞扁了扁嘴,“今天早上我来的时候还听到了鞭炮声。”

吴修倞说的是义律对华的温和政策,在广州获得了拥护。当停火的消息传进广州时,百姓们都在欢呼着义律的名字,好像他才是他们的保护神一样。

“今天晚上戏班子会上演《西厢记》,我想带书润你去看。”吴修倞见崔书润没回复,又问了一句。

人月两团圆的《西厢记》么?崔书润想着,嘴里便提溜出了一句话,“修倞知道《西厢记》里的崔莺莺,原本的结局是怎样的吗?”与吴修倞并排走着的崔书润忽然停下了脚步, 眼神注视着前方。

吴修倞没有说话,她读书很少,虽识得字,也能说得出一口洋文,可她终究是没有崔书润看的东西多。吴修倞想,《西厢记》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吗?大概不明白书润想说什么,可大抵还是能感觉到对方不是很开心。

“如果书润不喜欢,我们就不去看。”

是喜欢吗?崔书润在心里犯了嘀咕。如果不喜欢,大概不会在她和别人有说有笑的时候觉得害怕吧,三十年来头一遭。

那么,是喜欢吧。


再后来,崔书润便不再来听吴修倞上课了。可每次下学的时候,吴修倞都会绕到东厢那边才会离府去。她也遇见过崔书润二三次,可那人就装成不认识自己一样,经过的时候都不看她一眼。

后来是怎么搭上话的?吴修倞潜伏在崔书润的花园里小半天,待到丫鬟从她房间里出来的时候,才闯了进去。

崔书润下意识地用澡布遮住自己的身体,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,“你怎么来了?”浴桶里的热气呼啦地往外冒,崔书润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流,流近了眼角那儿,然后又模糊了视线。

“好些天没和书润说话了,我就跑来了。”入社会早的吴修倞可不会害臊这个词,眼前的出水芙蓉娇艳欲滴,吸引了自己的眼球,毫不掩饰的眼神大剌剌得在崔书润身上扫视着。她的头发有些湿,人从澡盆子站起来的时候发尾还滴啦着水珠。吴修倞往前走了两步,与崔书润的身子不过几公分。

“你快出去,要是有人来了怎么办?”崔书润又用手捂住吴修倞的眼,“不准再偷看了。”明明是让人出门去,应该是推对方才是,捂住对方的眼睛是什么意思?

“那我们今晚见一面好不好?”吴修倞听出了崔书润语气里的娇羞,知道书润没生她的气,又嬉皮笑脸了起来,将对方放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拽了下来,握在手心里,学着那些洋鬼子的礼节吻了吻她的手背,“书润真好看。”



终于在春和班上演最后一场《西厢记》的这天,崔书润溜出了门,吴修倞接了她还是往了戏园子那去。

春和班是出了名的戏班子,这次来广州唱戏自然是场场爆满。今日又是最后一幕,整个园子里都座无虚席。吴修倞带着书润坐到了一个稍微隐蔽的角落,大厅里的光线找不到她们那儿,远远望去不过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吴修倞起身坐到崔书润的身边,两人便肩并着肩坐在了一条长凳上。然后她又在桌子底下摸到了崔书润的手,十指紧扣。崔书润起初闪躲了一下,可拗不过吴修倞的力气,便只能被她死死地拽着。

“书润。”吴修倞顿了顿,她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样东西,交给崔书润。那天从伍家出来后,吴修倞就想了书润的问题。她想,她大概明白书润想什么了。

“书润,我喜欢你。”

大概还来不及思考吴修倞的意思,所有的思绪就换成了一声叹息。

“我只喜欢你。”

吴修倞早已没心思看戏,挪动的身子使她和崔书润越靠越近,台上的柔光拂到了崔书润的脸上,她的眼角处泛着泪光,深邃的眸子里全是自己的样子。眉黛羞频聚,唇朱暖更融[1]。吴修倞再一次俯了身,将所有的情愫都倾注在了双唇。




[1]眉黛羞频聚,唇朱暖更融。取自元稹《会真诗三十韵》;




tbc.


*本文历史背景来源于[英]蓝诗玲所著《鸦片战争》一书。

*Po这一章完全就被小席席逼的,真是常在河边走啊!想断更一万年!!!不过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对这一章不是很满意,感觉没有写出我想要的东西,所以一直都拖拖拉拉。哎,好困,我要去补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17)
热度(25)
  1. Eason_-lee沈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