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潮 03

潮  03

AU

十三行的姨太太x洋人买办的翻译

崔书润x吴俢倞

前文戳:01  02  0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用过午膳后,伍秉鉴就着人送了些吃的到义律那儿去,他们被监禁在里面,想来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干,又备了点酒一道拿了过去。

吴修倞得了空闲又到马路上溜达了一会,相较于昨日,街上又多了许多全副武装的仆役和苦力,城南的水道也被用平底帆船给堵塞了起来。吴修倞觉得这阵势越来越严重了,那些官兵虽然看着萎靡不振,可举着刀枪的样子还是让她打了个冷颤。随后她又折返了一趟教堂,找传教士要了本洋课本,翻了翻感觉要比崔书润自己找来的要浅显些许,便高兴地拿帕子包了起来,往伍家走去。

怡和行里平日都是伍绍荣在打理,伍秉鉴挂着个当家的名声,但他日常的经营鲜少露面,更多的是在重要的场合出席。伍秉鉴平日里喜爱在崔书润的房间打发下午的时光,更多的时候是搂着崔书润在榻上好好睡上一觉。崔书润很少对他笑,可她遇事处变不惊的姿态却深得伍秉鉴欢喜。再别说伍秉鉴某天发现崔书润像极了戏文里的女状元,而绝非一般的大家闺秀,至此便喜欢得更紧了。不爱笑就不爱笑吧,自有其他莺莺燕燕朝自己谄媚,只要这个人是自己的便够了。

伍秉鉴喜爱送些西洋玩意儿给自己的姨太太们,但最好的一定是留给崔书润,可崔书润大多是收了下来,平素里也不怎么玩。伍秉鉴想,兴许她不贪这些。直到那日去了商行,崔书润难得开口,说想要个英文老师,伍秉鉴便应允了她。后来崔书润脸上的确是有了些许笑容,可更多的是朝那英文老师笑。伍秉鉴想了想又摇摇头,嘲笑自己竟和一小丫头片子争起宠来。

在这旁系复杂的伍氏家族里,有人得宠就自然有人失宠。崔书润得了七年的宠爱,自是让其它姨太太不太高兴。可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,七年过去了,崔书润的肚子里都没个响动,其它房里的倒是生了一个又一个。

伍秉鉴握着崔书润的手坐在床边,他满脸的褶子因着笑容挤在了一起,显得丑陋又猥琐。大白天里,他又将手摸到了崔书润脸上去。崔书润既不推也不恼,便由着他。正巧遇着吴俢倞回了府来,站在崔书润的屋外,她的门虚掩着,房里的光景全都看了个遍。她一惊,手里的东西全都掉在了地上,又往后退了一步忙忙出了园子去。


用晚膳的时候,伍秉鉴又问了吴修倞几句义律那边的想法,吴俢倞说义律那边正和几个洋人凑在一起玩些娱乐活动打发时间,好像并不在意被监禁的事。伍秉鉴点了点头,又适逢下人端了个小盒子进来,他挥了挥手让下人将东西放到东厢去。他又转过头握上了崔书润的手,告诉她这批的质量算是特等货,吸的时候一定比上一批来得舒服。崔书润没说话,只是颔首低眉,视线则一直放在伍秉鉴握着自己的手上。

吴修倞顿下又知道了那只烟杆的主人,餐桌上的“郎情妾意”让她觉得没了胃口,随便拔了两口饭便离了席。



第三天的时候,义律那边传了话给林大人,说愿意将20283箱的鸦/片尽数交给他;又告知那些行商们,说这些鸦/片会由英国政府买单。然后义律又将这消息写成了快信传到了联合王国的都城去,信里还写着被清政府没收的这些鸦/片价值200万英镑。

消息传到了十三行,伍秉鉴正和其他行商们商量着该怎么做,又传来义律等人尚未被放出来的事,皆都慌了神。吴修倞倒是得了个空闲,依旧住在伍家。


这几日,崔书润都没在柳树上挂红布条,可吴修倞还是每天都到她园子外看看。有时候崔书润就坐在花园的石凳上,她明明看见自己了,又偏过头去望向别处。再过了几日,吴修倞也觉得没趣了起来,便不再来园子这边逛。

约到了晌午的时候,吴修倞又打起了瞌睡。她靠在床柱上眯了一会儿,没多久就被一阵敲门声叫醒。来人说是姨太太的丫鬟,请吴先生过去一趟。吴修倞又忙忙整了整衣服,往崔书润的园子去。


吴修倞入了崔书润的屋子时,发现她正在低头翻着那本自己先前买的洋课本。她轻咳了一声以示意自己到了,丫鬟们倒是识趣离了房。崔书润抬起头,对吴修倞粲然一笑,然后她又走到床边在枕下拿了帕子出来,塞到吴修倞的衣口袋里。

“下次不能再掉了。”

吴修倞听着就点了点头。

“衣服上的扣子都要掉了,你去坐在那儿,我给你缝缝。”崔书润捏了捏吴修倞衣服上纽扣,又指着圆桌旁的椅子说道。

“好”

崔书润坐到吴修倞身边,给她缝补好。然后又仔细听着吴修倞的絮絮叨叨,直到丫鬟们端上糕点,两人才停了下来。吴修倞的眼神又瞟到了之前她在客厅见过的小盒子上,吴修倞当然知道那个里面装的是什么,可她想就算自己不喜欢,也轮不到自己来说三道四。于是她又嘟囔了一下嘴,吃起了糕点来。

“好吃吗?”崔书润也捻起一块糕点送进自己的嘴里。

吴修倞早年就独自一人讨生活了,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,可在遇着崔书润之后,那些日子好像都过去了,眼前的这个人,几乎自己所有的欢笑都想展现给她。

“好吃,比之前的糕点师傅做得还要好吃。”



说是要交纳两万多箱鸦/片,伍秉鉴又恼了起来,最终伍绍荣稀稀磨磨得拿出了一千多箱出来。而原先说要交的两万多箱中,有7000箱来自洋人的商行。这些烟终于在四月初的时候陆陆续续运到了林大人的那儿,到了五月份的时候,又将这些大烟挪到了虎门那个地儿,在祭告了海神之后,又将它们扔进沟渠,冲向大海。

销烟运动大概持续了三个礼拜,伍秉鉴大约就病了三个礼拜。他躺在床上辗转呻吟的样子,让他那原本就老态龙钟的模样更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。伍家的大太太一边抚摸着床榻上的结发人,一边又声色俱厉地将站在房里的众位姨太太们赶了出去。

吴修倞是半路上遇着崔书润的,崔书润看见她了也不说话,吴修倞就跟在崔书润后面,一直随她回了房。可脚刚一踏进门槛崔书润就抱了上来,吴修倞有些措手不及,悬在半空中的手就停在那儿不知放哪儿才好,终于双手感到疲倦,才慢慢放了下去。


在义律交出鸦片后,林大人又要他们签上不再往中国运输鸦片的协议,义律自然是不肯。他从旧楼里出来后就退到了澳门,吴修倞作为他的翻译,也和他一道上了船。后来又发生了英船水手打死香港农民的事,清政府找义律要凶手,义律同样是不肯,与朝廷的关系也因此越来越差。晚些月份的时候,英国人离开了香港,可双方的战争却一触即发。九月时彼此开了几场炮弹后,又消停了下来,可始终见不着解决争端的方案。

到了第二年的夏日,义律就打着驻华商务监督的名衔与联合王国的海军少将,率领着舰船和陆军到了珠江口外,随即封锁了中国的几个港口,开始教训起了这傲慢无礼的清政府。






tbc.


*本文历史背景来源于[英]蓝诗玲所著《鸦片战争》一书。

*这一篇文章主要是描写在两次鸦片战争的背景下,广州城内吴崔二人的故事,大概会让小伙伴们看得很压抑😂,也许更多的是没兴趣(笑),但算是热爱历史的我一个清奇的脑洞吧,然后走向大概是BE,嗯大概就是这样吧。

*啊最后就是,这几天和考金花聊天,得出一个[自古吴崔无HE]的结论,哎,心疼二二两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38)
热度(25)
  1. Eason_-lee沈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评论精彩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