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下

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下

AU.CROSSOVER

徐伊景x崔书润


推荐阅读顺序:

01.  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上  (文/沈腰)

02.  能相知,便是最好·上  (文/弗朗切斯考)

03.  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中  (文/沈腰)

04.  能相知,便是最好·中  (文/弗朗切斯考)

05.  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下  (文/沈腰)

06.  能相知,便是最好·下  (文/弗朗切斯考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崔书润被玉多情糊弄喝了一杯酒,醉意朦胧的靠坐在吧台。她接过来酒保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,可还是没有使她解醉。她感受到周围的灯光暗了几许,随即一阵阵酒气拥了上来,传入耳朵的是男人们的混账话。崔书润勉勉睁开眼,隐隐约约发现三个穿着花衣服衬衫的男人,正油头粉面地围着自己站着。她本能性地甩开这些男人不规矩的手,可手腕又被抓住了。

不过几秒钟,耳旁忽然安静了,先前紧拽着她的手也松了开来,崔书润用手抵着自己的额头趴在吧台上,不再去计较发生了什么,耳朵里却不可避免地听到有人在说着“已经将他们解决了”的话。

“喝酒了?”徐伊景扶正崔书润的身子,不让她趴在桌上。

“就一杯。”知道刚刚是徐伊景出面,崔书润仰着头望着她,眼皮有些重,嘴角还是挂起浅浅的笑意,“刚刚玉小姐找我要了修倞的地址。”

徐伊景抬手拭掉崔书润额头上的汗,“难得多情对一个人这么上心。”

“玉小姐喜欢修倞对吧?”崔书润回想起刚刚玉多情和她说的话,借着那杯酒壮了壮胆子,“那徐大老板,你喜欢的是谁?”

崔书润的眼里闪烁着点点星光,瞳孔里映着的是与自己逐渐靠近的身影,直到缓缓垂下双目,四片薄薄的嘴唇触碰到一起。

我喜欢的,是你。


从纸醉金迷的上海舞厅到清雅僻静的崔家大宅,这段路程有点距离,可徐伊景还是载着崔书润慢悠悠地驶在一条月暗灯昏的路上。车头的前照灯微微照破了前面几尺的路,已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刻,偶尔传来的打更声在这条寂静的道路上显得无比洪亮。

崔书润安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她鼻子里呼出的酒气让她不禁紧了紧眉眼。她将手放到自己的胸口处,胸前的闷热让自己有些不适,露在外面的双腿靠在一起也显得粘巴粘巴的。

“不舒服吗?”徐伊景看出了她的不适。

“有一点。”

“你身上酒气很重。”徐伊景鼻腔里嗅到崔书润身上混杂在一起的酒味,应该是先前那几个男人留下的。

“还不是你走了那么久。”崔书润说话时缠着一丝娇羞。她指的是徐伊景说让她跟自己来,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人叫了回去,无奈之下就只能让她到吧台坐坐,等一会儿自己。

“下次不会了。”徐伊景侧过头对崔书润笑道,然后她又伸出一只手将崔书润耷拉在脸旁的短发抚在她耳后,将那闪闪发亮的耳钉露了出来。

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崔书润随口又问了一句。

沉默以对。

徐伊景心里有事,她的脑海里闪过了领班拿给自己的信,是北平来消息说上海可能要易主,要她万事小心。徐伊景的心里打起了算盘,思考着该如何应对。

看徐伊景没有回答她的意思,崔书润下意识不再做声,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,一句话也不搭。

车还是慢悠悠地向前走着,待到开到崔家大宅还有两公里的时候,徐伊景又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崔书润在徐伊景的脸上看到了稍显凝重的神色,终于打破了沉寂。

开车人还是没说话,只是再次发动了汽车,在路口掉了个头回了自己家。


怎么说徐伊景也是上海最大舞厅的老板,想来她的洋房应是阔绰霸气。可崔书润进屋的时候倒是有些诧异,淳朴古色的装修风格显得房间有些清冷,偌大的别墅里也只有徐伊景和一位常年住家的老妈子两个人。

五十多岁的老佣人是第一次见到小姐带人回来,便热络地忙前忙后。一会儿是招呼崔书润坐下,端上热茶给她;一会儿又是伺候她吃糕点,再拉拉家常。徐伊景倒是得了空,又在书房打了两个电话。

“让人去给你家送信了,说崔小姐今晚睡在吴家。”徐伊景坐回到崔书润身旁。

老妈子见小姐回了来,便识趣地离了房间找周公去了。

“那为什么不把我送到吴家?”崔书润粲然一笑,又往身旁人坐的位置靠近了一点。

“因为多情在吴家。”徐伊景侧身过来,正对着崔书润,又将一只手放在沙发椅背上。

“我还以为是徐老板想和我多说说话呢。”崔书润回应徐伊景的样子有些可爱,她在戳穿徐伊景的同时,脸上又摆出一副不是很高兴的样子。徐伊景倒是将对方的动作收入了眼底,视线撞上对方的眉目,明眸善睐的样子让自己把先前的事儿都消散了去。

然后徐伊景又动了动,倾身一吻。


后来的日子,每个上学的早上,徐伊景都去崔家大宅接崔书润上学;放学的时候又会在校门口等她,她们二人偶尔会乘着月色漫步黄浦江边,偶尔也会像小情侣一般去戏院坐坐。待到夜深了,徐伊景就会开着那辆小车慢悠悠地载崔书润回家,离别的时候还会在车前亲吻那个学生模样的女孩。



时局动荡,北平来的信终于兑了现。徐伊景是今天一早接到请帖的,在送了崔书润上学后就去赴了宴,请她一聚的是先前段将军的死对头。

“都说徐老板是聪明人,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。”穿着军装的男人正摸着徐伊景派人送过来的东西,那些黄的白的照进他的眼里,让他心情极好。他说话时一直保持微笑,可语气中显露出的威严让人肃然起敬,笑面虎的外号名不虚传。

“以后一切都要仰仗将军。”徐伊景在上海屹立多年,自然有自己行事的一套,和玉家交好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。

“我听闻徐老板和玉家小姐关系匪浅,不知玉小姐的去处徐老板可告知一二。”笑面虎入驻上海后,并不打算马上动玉家,可还是派人去调查一番,发现玉家千金没了踪影。

“玉小姐只是舞厅的客人,关于她的动向,在下实在是无法得知。”徐伊景当下撇清了和玉多情的关系,心里还是一阵思忖,幸得玉多情离了上海。

“徐老板,你是玩钱的,我是玩枪的。不过,钱怎么能跟枪斗呢。”笑面虎说话时一直用着平和的语调,不怒自威。他丢下手里那块黄灿灿的东西,又从腰间拔出手/枪瞄准徐伊景,将眼睛凑到瞄准器的位置去看对方的神色。

“将军说得有理。”即使枪/口对准自己,徐伊景也依旧面不改色。

持/枪的人随即将手收了回来,然后发出爽朗般的笑声。笑面虎一边拍着徐伊景的肩膀,一边又夸她胆识过人。到了最后,也就摆摆手让她回去了。



徐伊景回到舞厅后又找人偷偷去玉家传了信,再过了半日又到了去接崔书润的时候。她将车停在路边等了一会儿,可崔书润依旧没出现,徐伊景终是紧张了起来。

“久等了。”正当徐伊景准备下车找人时,崔书润上了车来,俯身在身边人的脸颊上,笑着印上了一个吻。

“书润啊,你喜欢香港的吧?”徐伊景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崔书润的那个场景,那个朝气蓬勃的女学生正站在千百人前,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进的样子。

“嗯?”

“大革命结束后,我带你去香港吧。”



Fi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刚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和考子合计的是一篇完。可等我写完了之后,发现需要加篇,又跑去磨考子说让她加内容。考子同意之后我发现新写的内容根本不够!!!然后又去折磨她添了篇《下》,至此弗朗切斯考同学严肃警告我不要再加内容了,所以我们合计了一下,就写了这个结局。所以碎碎念的最后,就是要认真谢谢 @弗朗切斯考 同学了,烤腰子第一次合作写文终于在磕磕绊绊中完成了!!!




最后就是忽然好想摸小蘑菇头。







评论(16)
热度(44)
  1. 羽咲绫乃沈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