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上

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上

AU.CROSSOVER

徐伊景x崔书润

推荐阅读顺序:

01.  如果我们不曾相遇·上

02.  能相知,便是最好·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书润。”长发女生拿着信件乐呵呵地跑到崔书润面前,手里的白纸在自己眼前挥动着,“快看,我拿到同意我去往前线的信函了。”

“你不去采访那个上海舞厅的徐老板了吗?”崔书润接过了吴修倞递过来的白纸,又仔细地瞧了瞧,“修倞,你去到前线得注意安全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吴修倞笑着跌坐在沙发上,又顺势躺在上面,“书润,你去参加学运,你爸妈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不过就算知道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。”崔书润对躺在一旁的人莞尔一笑,又抬手捋了捋那人的头发。

“我找那个徐老板做采访的时候,吃了很多个闭门羹。”吴修倞将手里的信件搭在自己的脸上,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,“等我回来,可不能让她再拒绝了。”

学运浩浩汤汤的展开引来了军阀的出面,领头的那个短发女学生成了主要的逮捕对象。

玉多情坐在私家车上,手搭在身旁人的肩膀,“伊景,你总是穿得这样,能找到对象嘛?”说罢又把头凑到徐伊景的眼前,“还有,你得笑笑。”手又放到对方脸上,想给她摆一个笑容。

徐伊景抚下玉多情肆意胡闹的手,“你在国外这么多日子就学会了这些东西?”听着像是责备,但语气中倒是没有怒意。

“我怎么能和徐大老板比,你可是在上海滩混得风生水起呢。”玉多情收回调笑的眼神,又望车头玻璃那儿望去。

私家车停了下来,好像是被镇压军堵住了去路。

“我下去看看。”

“别去。”徐伊景拽住了玉多情那边的车门把手。

“原来是学生运动。”被徐伊景拦住的玉多情嘟了嘟嘴,眼珠又朝徐伊景那边的车窗瞧去。

“现在的女学生都这么激进吗?”玉多情指了指那个领头的女学生,正神情激动地举着牌子。

徐伊景顺着玉多情的视线瞟了过去。领头的那个短发女生穿着一身水墨蓝的旗袍,裙摆的位置正好开到她的膝盖处,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圆头平底皮鞋,阳光照在她身上,裸露出来的皮肤部分倒显得更加白皙了。她很瘦,不过倒也不是那种穷苦孩子的形体,她所散发出来的气质,更像是身材匀称的大家千金。

徐伊景不经意地扬了扬嘴角,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运动。她见那短发女生放下了手里的牌子,又对后面的学生叫唤着,几个男生顺势就到了队伍的前面。她又侧过身对一旁拿着相机的女生神情严肃地说了会话,那记者模样的女生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,短发女学生回了回头,朝自己车这边张望了一下。随后她转过身去,和队伍的其他人念叨了几句,先前稀稀散散的部队马上又恢复了秩序井然的模样。徐伊景眯着眼盯着那女学生,指挥有序的神色显露在那稚嫩面庞上,倒显得十分可爱。

“我看那女学生要遭殃了。”军阀部队都出面了,结局可想而知。玉多情歪着脑袋盯着徐伊景的神色,嘴角挂着笑。

“人总要有自己的理想不是?”徐伊景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好像盯得有点久,眼睛都干涩了。

“徐大老板总有自己的道理。”玉多情笑了笑,又靠在椅背上。


“哎呀,你少喝点。”崔书润一把夺过吴修倞手中握着的酒杯,旁边这人喝得有些兴起。

“没事,没事,我酒量好的很。”吴修倞过几天就要去前线报道了,打着给自己的送行的理由,拽着崔书润来到了上海舞厅。

“那修倞,我得给你多少钱啊?”因为学运的缘故,崔书润被抓了进去,既然不能告诉崔家长辈,小报社的吴记者就动用了不少自己的私房钱捞她出来。

“不要紧,我有钱。”吴俢倞摆摆手,示意崔书润不用担心。吴崔两家是世交,两个年龄相差二三的女孩子从小就处得特别好。

“可你相机不是还摔破了嘛。”崔书润指的是吴俢倞在镇压学运的时候摔坏了自己的相机。

“没事,相机我自会找人赔我。”吴俢倞富有深意的对崔书润挑了挑眉。

崔书润的眉头皱了皱,又瞟了吴俢倞一眼。

“走吧,我们去跳舞。”吴俢倞拉着崔书润就走到了舞厅中间。毕竟是早入社会一年,吴俢倞很快地就适应了舞厅的音乐,倒是崔书润,在这偌大的舞厅显得格格不入。

“徐大老板,有人砸你场子呢。”玉多情指了指舞厅跳舞的那两人,对身旁这个穿着西装的人说道。

徐伊景眼角带着笑意,看着那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孩子,她的动作有些拘谨,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来舞厅。她身边的女孩子倒显得随性一点,不过舞步也不怎么样。

“徐大老板,还不上去,你这舞厅的名声可就臭了。”玉多情端起吧台上的威士忌小酌了一口,说话时散发出阵阵酒香。

徐伊景斜了一眼玉多情,并不搭理她的话。不过依然走到了舞厅中间,又拽着崔书润来到吧台。

崔书润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带离了舞厅的中心位置,她忙忙回头去寻吴俢倞,却发现那家伙正在和别的姑娘跳的火热,压根儿没注意到自己的离开。

“说吧,喝什么?”徐伊景打了个响指示意让酒保过来,“我请你。”

崔书润发现身旁这个好看的女人好像还没有松开自己的意思,便主动将手从她的掌心抽离了出来。

“我不喝酒。”崔书润抿了抿嘴唇。

“不喝酒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徐伊景觉得身旁这个女生和自己以前见过的女孩子不大一样,自己出入社会早,结识的都是些沾有社会俗气的女人。不过眼前这个女生,那天穿着校服的样子,和今天穿着黑色连衣裙在舞厅跳舞时的笨拙姿势,倒是给自己带来了新鲜感。

“给她来杯长岛冰茶。”徐伊景指了指崔书润。

“谢谢。”崔书润盯着身旁这个女人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光芒,自信且魅力。

“你叫什么?”徐伊景偏头笑着问崔书润。

“崔书润。”如实作答。

“名字很好听。”徐伊景微笑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“我叫……”

“徐伊景,我知道。”崔书润打断了徐伊景的话,有些没好气的说,“我朋友一直想给你做采访,不过你一直拒之门外。”

“我从来都不做采访。”

崔书润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水杯,拿起吸管轻轻抿了一口。

“噗……”从入口带着些酸的微甜,随即转换成奔向味蕾的辛辣味瞬间让崔书润吐了出来。“你不是说是茶吗?”眼泪快要涌了出来,鼻子里带着哭腔。

“我来帮你。”好像一早就知道崔书润的反应会是如何,徐伊景笑着抬起了手抚上了崔书润的背,身子微微向前倾,另一只手则掏出兜里的手帕在她嘴边轻轻擦拭。

崔书润的脸有些微红,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,还是害羞。她的眼角正酝酿着晶莹的泪水,不过幸好没有夺眶而出,弄花她的妆容。她屏住呼吸,一动不动地望着这个人,这个距离自己不到一公分的徐伊景。

她的睫毛很长,皮肤也很有光泽,身上穿着的白色西服显得干练帅气,她的妆容精致,恰如其分地衬托了她的身份。她三十出头,便在大上海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,一定是个厉害的人。她的眼角还有一点点皱纹,不过不要紧,这样子更好看。崔书润想着,便觉得神情有些紧张。

“你再不出气,可就要憋死了。”徐伊景坐直了身子,脸上挂着笑容,抬手刮了刮崔书润的鼻子。

崔书润伸了伸舌头,又怂了怂肩。

“给我吧。”崔书润朝徐伊景摊开掌心。

徐伊景倒是心领神会,将手帕放到她手上。

双手接触时又让崔书润吸了一口气,她的手很凉,远没有常人的温度,可她对自己笑着的模样,又很温暖。崔书润想,大歌厅的老板怎么能没有温润如玉的笑容,怎么可能是对我一个人。

“洗好以后,我给你送过来。”崔书润叠好手帕,收进自己的钱包。

“你也可以送到我家。”徐伊景说话时盯着崔书润的眼睛,好像下一秒就要将对方融化在自己的炽热目光里。

有人说,双方对视超过十秒就会喜欢上对方。

崔书润想,刚刚的目光交汇一定超过了一分钟,不然心跳怎么会这么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·关于玉多情x吴俢倞的故事,请大家移步到 @弗朗切斯考 同学的文章~纪念我们第一次合写。这篇文章从构思到下笔,我真是深刻地体会到了两人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。😂

·其实关于这个文章,除了自己很喜欢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最近认识的一个小姑娘,觉得她很可爱,然后就码了这个文给她,文章的标题是因为她很喜欢这首歌。

评论(25)
热度(53)
  1. Eason_-lee沈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