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广告社的故事 01

广告社的故事  01

延禧群戏



淑慎最近很头疼。

早上苏会计递上来的财务报表十分不好看。听说新来的业务员脾气很爆,不是把咸猪手的客人打跑,就是把啥钱都不肯出还要大制作的客户骂成傻叉。上个月的收入比上期下降了三十个百分点,倒是费用上涨了不少,不知道自家公司的模特大人又报销了多少服装津贴。

是该管管公司里的人了。

淑慎扶了扶额,端起助理泡的西洋参蜂蜜茶。

嗯,还是和昨天的一样难喝。




办公室的氛围分了两段,业务员小魏正和高模特激烈地打着纸团大战,满地都是她们的战果。旁边的纳兰淳雪正在悠闲地磕着瓜子观战,两方都没有察觉到总裁房间女魔头的怒气。

她们坐的是一个卄字型的办公桌,座位的顺序是陆晚晚—魏璎珞—苏静好,下面一排是傅恒—高宁馨—纳兰淳雪。

“璎珞,你别丢了。”业务员小陆打算在高模特暴走之前救魏璎珞一把。

谁都知道高模特业务水平一般,嘴上功夫却酸得不得了。分明是十八线的平面模特却一天到晚装大牌,穿着DG的低配版以为自己背的是爱马仕。唯独的长处就是人美了点,腿长了点,长得性/冷淡了点。

“干嘛不丢!这叫今日有仇今日报!”魏璎珞甩开陆晚晚的手,又捏了个纸团朝高宁馨的脸上丢去。




这家广告社是淑慎的富二代前男友弘历出资创立的,起初淑慎是一言堂,后来弘历又把自己的另一个前女友弄了进来,好制衡淑慎一家独大的局面。就这样,富察容音当了企问,坐到了淑慎的隔壁办公室。




“富察容音你看看!”一份蓝色文件夹被扔到办公桌上。

淑慎一脸怒气地冲进了富察容音的办公室,连门都没有敲。

富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,低头细细翻看。

“虽然这个月的利润表不够好看,但是进入了淡期也是无可厚非。但相比上年同期的数据,流量表的数字还是比以前好看很多。”

“那你看看这一栏。”淑慎坐了下来,她用手指点了点服装费用那一目,数字占了总业务成本不小的比重。

“这高宁馨总是你的人吧,她的单子可都是你这里签了字就出了数的。这你总得管管吧?”

容音视线跟着下移,点了点头,温柔一笑。

“好的,我会和她谈谈。”



淑慎出了富察的办公室,就看见纳兰淳雪那个傻子正吆喝着大家去吃午餐。那手挥得,生怕去晚了就没有好菜了。

纳兰淳雪是公司的广告专员。说她每次出的点子馊吧,却又偏偏讨那些客户的欢喜。那些庸俗直白不合逻辑的广告创意,也就她能买得出去。淑慎本想乘着广告总监一职空大打换血炒了她们,没想到又横空杀出来一个富察容音,保住了创作部的这群家伙。

真是眼不见为净。

淑慎看见门口办公桌坐着的助理珍儿,正在勤勤恳恳地敲着计算器,翻了个白眼说道,“出去吃饭!”



下午的时候,办公室稀稀拉拉的就剩了行政部几个人,苏静好,陆晚晚和魏璎珞。高模特和傅摄影师去了摄影棚拍新一季的高跟鞋广告,富察容音则带着纳兰淳雪出去谈生意。

业务员小陆挽着苏会计的手,肩并肩坐着,询问着这个月的薪水啥时候发。

“晚晚,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缺钱啊?”苏静好握住陆晚晚的手放回她自己的腿上。

“她哪里是帮自己问啊?她是帮高宁馨问!”魏璎珞端着茶杯从她俩身后走来,用文件夹拍拍陆晚晚的肩膀,“去去去,回你自己位子去。”

“宁馨说让我问问,我就问问嘛。她说她卡账日到了。”陆晚晚略显委屈的往右边移了一格,坐回了自己的位子。

“那也不帮她问。”魏璎珞将文件夹啪得一声打在键盘上,“你先管管你自己吧!这个月的业绩是不是又要不达标了。”

“璎珞倒是和宁馨儿挺般配的。”苏静好插了句,掩嘴一笑,打开了一个新的Excel表格。

“谁和她般配啊!”魏璎珞噗得一声将茶水喷得满电脑屏幕,“静好,你可别乱点鸳鸯谱。”

“璎珞说得对。”陆晚晚使劲点头,“静好,这要是让宁馨听见了,说不定得撕烂你的嘴。”

“她听见又咋啦?听见了老娘也对她没意思。”魏璎珞一边擦着电脑屏幕一边开始埋汰起了陆晚晚多管闲事。

苏静好是抿嘴一笑,不再理她们,随即架起眼镜,敲起了键盘。



tbc.




对于这篇文章也没想好究竟谁x谁比较好。

大家有什么建议或者提议可以给我留言。

广告总监那个因为思考不到用延禧里面哪个角色就没写😂。

以及此文人设有借鉴于香港处境剧《同事三分亲》。


评论(30)
热度(79)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