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富贵/高察 6

富贵/高察 6

高宁馨x富察容音
现代AU.日常

电梯间:01   02   03   04    05

富贵cp还没想好名字啥的 6


富察容音这辈子也不想给别人表白了。

在她使劲捏了宁馨儿腰的时候,在对方只是嘤嘤呜呜的翻了个身的时候,在窗外的光线被乌云漫天时收回的时候。

良好的素养告诉她不要现在发作,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容音还是给睡美人盖了床被子。


天色的忽然暗下,像破了洞一样,雨水哗的一下全都倾盘而出。

容音走近窗边,小心翼翼的将窗栓锁紧,又慢慢将窗帘拉上,生怕弄出一点声响,她回头望了一眼高宁馨,对方仍旧安静地卧在床上。嘈杂的雨声,以及偶尔闪现的雷鸣,于高宁馨是毫无察觉。

容音拾起地上的衣物放在休闲椅上,自己且蹑手蹑脚走到门边,转身轻轻将门带上。


富察容音不是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,高宁馨对她的心思虽不说,可行为早已宣之欲出。

中秋节那夜两人坐在客厅的地毯上,举杯谈笑,好不快乐。可这世上哪有一见如故的朋友,不是彼此都有意思,谁会互相接着彼方的话头,造一个说不完的假象。

那日天色已晚,喝掉两提啤酒的二人均没有就此结束的意头,推嚷着又去拿了两只红酒。高宁馨摇摇手里的红酒杯,示意富察容音帮忙续上。握着酒瓶的人坐近了一点,准备帮她倒上。可红酒还没来得及溢出瓶口,握着酒杯的那人就忽然收回左手,右手则一把揽过自己,往她怀里一带。二人不过咫尺之间,红酒亦是洒了一地。接着高宁馨伏身,那双带着酒意的红唇便在富察嘴上肆虐,这便是金风玉露的相逢。忽然的亲吻让富察打了个措手不及,可她还是顺从的闭上了眼。宁馨儿用舌尖撬开富察的贝齿,贪婪地吮吸着她的气息,红酒的醇香伴着洗发水的薄荷味钻进二人的鼻腔,引得彼此心旷神怡。

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屋内,商业街上的霓虹光还在尽职的闪耀着,以及远处那座桥上的成线灯光,都点缀成了那夜最美的天际线。

本应是良辰美景,本应是柔情暗通。可只能怪高宁馨酒量欠佳,醉酒自是力大无比。她钳住富察容音的手腕,死死扣在胸前。要不是背靠着沙发,二人定是要摔到地上去。倒是容音被束缚在怀,便已无心反抗任由其摆布。应是逾越理性的卷起万尺风波,可十来分钟过去了,宁馨儿依旧没有下一步。富察容音还不想两人都没开始,自己就被吻到缺氧而亡。琢磨着还是当个柳下惠,于是推开堪堪停下热情攻势的高宁馨,却不曾想到迎接自己的就是对方毫无避讳的呕吐物。

富察容音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裳,又望了望高宁馨的。自己当然是完美接住了对方的炮/弹,她身上可是干干净净啥都没有。

容音大概是洗了三遍澡才觉得把味道洗掉了,沐浴露是少了一大半,香水是用完了一瓶。等到她返回客厅,肇事者早已睡得四仰八叉。本着“只是个意外”的思想,好心把那人拖上床,自己也体力不支躺在床的一旁,连头发都没吹就睡到了大天亮。

清晨起来的时候高宁馨还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富察容音把她抓了个正着。而原来想就着吃早餐的时候,谈一谈昨晚发生了什么事的富察,终于在对方不敢对视的目光中装了糊涂。

也许是还没明白自己的心思,容音思考着。

毕竟动作总是快过思想的。

……

接下来便是高宁馨故意制造的擦肩而过,以及在小区里频繁发生的视而不见,即使打了照面,高宁馨也没能做到自己当初说的敢作敢当。几次下来,富察容音便灰了心。

直到是某天从高宁馨家冲出一帅小伙,拉着裤拉链仓皇地往外跑,那散落在一地的避孕套吸引了富察容音的注意力,而那个逐渐消失在楼梯间的背影,边跑还边哭哭啼啼地喊着,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我这么快……”

亦或是富察容音在自家信箱里发现一本新订的杂志,白色信封上陡然写着“年度XX男性精选——初订客户高宁馨小姐收”,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将其直接塞回了1402的收报箱。

更是富察容音赶早班搭电梯时,隔壁公寓传出来的英文,夹杂着窸窸窣窣的娇/喘/呻/吟之声,在伴着富察踏进电梯那一步,声音的源头终于冒出了一句“人间不直的”的叫喊。


富察容音终于在高宁馨那黏在自己身上的暗恋目光中站稳了阵脚,每每都不甜不咸的接受着对方试探性的话语,偶是清汤寡水式的回复,偶是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。1402的花式作死是她那段时间的快乐源泉,像是报了受冷落之仇一样心意满足,在对方最后快要缴/械/投/降之前,又笑意满满地邀请她共进午餐。

后来的事情都知道了,吃饭,按摩。高宁馨就像一头来富察家度假的小白猪,被伺候的舒服得不得了。悠悠地呼吸之声,憋得容音是一肚子气。懊恼着对方是不是自己前世的冤家,却也只能轻轻带关门。

容音寻思着找点事做,她单脚盘腿斜靠在沙发,视线正好落在昨天购买的《精选男士》新杂志上。

她的眼睛闪了闪光,打算一探究竟。


许是不经意,高宁馨轻声走出卧室的脚步声没有被察觉,而刚刚坐下的人甫一低头看书,腰间就被一双手臂环绕住,身后沙发的部分陷落了下去,容音没有回头,但嘴角腼着笑。

“富察容音,我也喜欢你。”

是萦绕在耳畔的告白,是吐露在脖颈的呼吸,是一枚过程尚算曲折,但又意味深长的亲吻,侧坐在沙发上的人用肩部迎接了彼此表白后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身前人合上书,侧过身子,抬手挽住了身后抱着自己的人。她紧了紧手臂,好让两人坐紧一点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一早就知道。”




***

“所以你会做吗?”

“不太会。”

“怎么看了那么多遍Carol还不会做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,要不再看一遍?”

“好。”

“你把带子快进到高潮那里。”

end

终于拖拖拉拉写完了

中间偶尔的几个小点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明白吧😂

随缘吧嘻嘻嘻

争取之后再写两个番外吧(虽然罗里吧嗦的感觉自己也没写出个啥

评论(9)
热度(56)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