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富贵/高察 04

高宁馨x富察容音
富贵cp还没想好名字啥的
是真的不定期更新

高宁馨从未这么害怕别人醒来,她很清楚她们昨晚没有发生什么过激的“运动”。她拾起沙发处脱掉的外套,轻身走到门廊,企图马上逃离“犯罪”现场。
她弯着腰想静悄悄地穿起那双高跟鞋,一句“早安”悠悠地穿进耳朵里,高宁馨的身姿僵在了那儿,仿佛一个干了坏事的小孩被抓了个正着,手里提着的恨天高应声落地。
富察容音看似轻柔的话语还是让高宁馨打了个寒颤,顺着她的话又坐回了餐桌旁。不一会儿,富察容音就端了两份西式早餐上桌。席间两人没说一句话,高宁馨则是连大气都不敢出。富察容音抬起眸子瞧了一言对面的人,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切着香肠,她眉头皱了皱,还是由她打破了沉默。
“宁馨儿,你就打算当什么都没发生过?”
“啥?”高宁馨的手悬在空中,她巍巍抬起头,与富察容音的目光交汇。
后者神情严肃地坐在那儿,身杆笔直。
“我没明白你的意思。”高宁馨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否认。可想来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脸上收不住的全是紧张情绪。
“那是想吃饱了就走?”
高宁馨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心肌梗死了。悬在空中的手还持着刀叉,随后“啪”地放在了餐盘两旁。
佯装发怒。
“你什么意思?富察容音。”
“我高宁馨是那样的人吗?”
接下来那一句是肯定句。
“我这个人敢作敢当。”
回答者的声音比先前尖了些许,试图用升调来掩盖自己的虚张声势。
富察先是一怔,后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面带笑意离席。
她返身回到厨房, 随后将一副塑胶手套和一个新的垃圾袋塞在宁馨儿的手里。她偏了偏头,高宁馨的视线就移到客厅那,满地的啤酒罐,蹭有油渍的餐碟,以及那倒在一旁的垃圾桶。
“什么?”

高宁馨怕是被气坏了,她从富察家大包小包的提了好几袋垃圾出门,狼狈不堪。
我们俩有这么能吃吗?怎么还有这么多啤酒罐,高宁馨提着垃圾袋,皱着眉想骂人。富察容音你是不是想这一出所以好几天都没丢垃圾了!宁馨儿拖着那几袋垃圾站在电梯口,她用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,王八蛋富察容音,故弄玄虚了半天就是因为这么个破事把老娘留了下来。我还以为……
高宁馨生气地踢了踢电梯门,她恼怒得不得了,嫌电梯太慢,嫌垃圾太多,嫌富察容音是个大笨蛋。可那铁柜子好像和高宁馨较上了劲,怎么踢都不开。
电梯口面板上显示了14的字样,高宁馨火正大,全然没有看见。抬脚踢空以至于重心不稳,往后一倒摔了个屁股着地。
啊啊啊啊……腰好像扭着了。
“你没事吧?”电梯里走出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,正捂着嘴偷笑问她。
高宁馨猛的坐起了身子,好像腰上又被打了一拳。可不知道是什么鬼,即使摔倒,她手里还是紧紧地握着那两个塑料袋。
高宁馨从地上爬了起来,她的怒气好似从四面八方汹涌地奔了过来,转头就撒在人小姑娘身上。“你谁啊!哪来的?!”
这一层楼就两户人家,她可不认识对方。
高宁馨越想越气,难怪富察逼着我搞了卫生才放我走,原来还约着人呢。
“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?你管的着吗?”小姑娘也不是吃素的,挺起胸膛一副想和高宁馨干架的气势。
“怎么和我没关系!”
“和你有什么关系!”
高宁馨本来心里就窝着火,又是摔跤又是吵架的,这么一折腾就觉得更闹心了。
“我是1402的业主,现在14楼混入了不明身份的奇怪物体,我当然管得着。”
“奇怪的物体?你什么意思呢!”

“你们两在吵什么呢?”忽然传来第三人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拌嘴,富察容音还在房间拍枕头就听见了屋外二人吵得像鞭炮一样。
“你先进去,明玉。”富察容音叹了口气,忙忙支开二人。
明玉听到富察叫她便不再争执,她从高宁馨身边经过时,故意撞了一下她的肩膀,又回头瞪了高宁馨一记白眼,转身进了1401。
“她谁啊?”现在轮到高宁馨不高兴了,她的语气凶巴巴的,一句哼声从嗓子里冒了出来。
“我助手。”富察容音走近高宁馨,抬手将她搭落在眼前的一撮头发捋到耳后,轻声说道,“好了,快进电梯吧,不然又得等好久了。”
高宁馨不满意富察容音的答案,她忿忿不平地走进电梯,视线到处转悠,却不再落在容音身上。


高宁馨最近飞得很勤,鲜少在家。刚刚才伺候完一班祖宗下机,到她下班回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。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家门,心里还在感叹着果然快三十的女人,是扛不住连轴转的飞行班了。她又累又饿,好不容易找着了三个月前买的一包方便面,可还没得等面泡好,便已沉沉睡去。
待她醒来,已是第二天快下午的时候了。面还是面,只不过坨成了一个球。而她昨夜落了枕,一扭头就好似万千细针扎在她肩膀。
自上次与富察置气后,高宁馨一直都没和她说上几句话。她不是笨蛋,自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思。可富察容音总是那清汤寡水似得对她,又唯恐让她避之不及。当对方笑眼盈盈地和她说来吃饭的时候,先前的骄傲又败下势来。
高宁馨有一段时间没有吃过家常菜了,富察容音大约是知道她的口味深浅,每一道菜都很和她的口味。富察容音吃的很少,没几口就放下了筷子,她也不离席,反倒是欣赏起了餐桌对面的人进食起来。她盯着宁馨儿的时候神情很愉悦,眼睛也是弯弯的,更别说那情不自禁往上扬的嘴角了。
吃完饭后,宁馨儿就自告奋勇去洗碗,可才洗了一半,她的全身就像定住在了水池边,手僵持在空中。
“你怎么了?”富察目光如炬,看出来了宁馨儿稍稍锁住的眉心。
高宁馨起初还言辞闪烁说着没事,可拗不过富察追根究底,才说起自上次在电梯口摔了一跤后,腰背就一直很疼的事。
倾听者一听就来气,嘴里一边责备着宁馨儿不懂照顾自己,一边又回自己房间拿了个医药箱出来,催促着宁馨儿脱掉外套趴在沙发上。



又是一个不知道写了什么的日常
然后我的进度是不是有点慢啊

评论(14)
热度(74)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