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富贵cp标题啥的名字还没想好 3

高贵妃x富察皇后
AU·不定期更新
隔壁邻居

与情人亲近,与你的情敌更亲近。
高宁馨发誓自己一定在什么书上看到过这句话,不然怎么会鬼使神差的答应过去对面吃饭的事。

后来一段时间,高宁馨去过对门几次。比上弘历到富察家的饭点,或早或晚。高宁馨送弘历出过门一次,但更多的时候是弘历留在了1401。她很少和富察容音单独一起吃饭,第一次是在中秋节那个晚上,她难得在节假日不飞,可也不想回家去面对那个恼人的家庭,便索性留在了这座大城市。公寓里大部分住着的都是外地的上班族,一到节假日,小区就空了一大片。
“晚上的甜品我们就吃酒酿丸子吧?”富察容音拿出一盘冻好了的丸子准备开火下锅。
酒酿丸子是高宁馨小时候喜欢吃的,亲生妈妈常常做给她吃,可入初中时妈妈走了,她便再也没有吃过好吃的酒酿丸子。后来老爸娶的新媳妇也会做,只不过再也不是原先那个味道了。久而久之,也就不吃这道甜品了。
高宁馨本能的反应是拒绝的,可当富察容音问起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就给了肯定的答案。
这个世上是不是没有人能拒绝富察,高宁馨想。
我一定是看在是她亲手做的份上,高宁馨又找了个理由。

“我加了点桂花,你尝尝是不是比楼下那家好吃一点。”富察容音一边说一边将碗端在高宁馨眼前,又将汤勺搭在碗边。
“我又不想吃酒酿丸子了。”高宁馨还是没有勇气尝第一口,正准备送到嘴里的汤勺又放了下来,瓢中的丸子晶莹剔透,正在飞快地颤抖着,还没来得及适应这一抬一放的波动。
高宁馨将眼前的碗推远了一点,有些记忆属于一个人,就应该只属于一个人。
富察容音先是一怔,又似明了般地点了点头。

“怎么弘历今天没来呢?”大概是觉得不大好意思,高宁馨又找了个话题企图混过去。
“中秋是团圆的日子。”富察容音对刚刚发生的事不太在意,她就那样望着高宁馨,安静地笑着,慢条斯理的回答。
“你们两闹变扭了?”
高宁馨知道富察话里有话,可她没听明白。她知道弘历最近在追隔壁班组的苏静好,她正思考着要不要告诉富察容音。那个女生高宁馨是见过的,清清秀秀,倒是对得起她的名字。
“我听说他最近和隔壁班的空姐走得很近。”
还是告诉她吧,高宁馨如是想,即使和她是情敌,但也应该和她组成联盟一致对外吧?
“傅恒最近在追一小姑娘,忙到连中秋节也不理姐姐了。”好像在交换情报信息一样,容音低头搅了搅碗里的丸子,算是回答了高宁馨的话。
当事人不甜不咸的话恼怒了宁馨儿。
“富察容音!”高宁馨兀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,“你再不想办法,弘历就要被人抢走了!”
宁馨儿按住了容音的手,汤勺“啪嗒”一声掉在碗边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容音的目光移到了宁馨儿的手上,那个稍稍用力的细手在她手背上留下了红红印记。她抬起眸子,与宁馨儿对视,对方认真的眼神,让她不禁有些想笑。
“你想让我干什么?”问问题的人轻声细语。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宁馨儿把容音的手放开,有些气馁地垂下眼皮,“我要是知道……”
宁馨儿的嘴里嘟囔着,那句“我的招要是有用的话早就没你什么事了”没发出声音。
“你以为弘历是我男朋友,当你发现他移情别恋时,我就应该跳出来捍卫我的爱情是吗?”富察低眉的样子撞了一下宁馨儿的心,“还是说应该和你达成联盟,一起去消灭情敌?”
听到了容音的话,宁馨儿屏住了呼吸,默不作声起来。她觉得富察容音终于真实了一点,不再像最开始认识那样难以捉摸。
她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,宁馨儿想。
“我还以为你把我当情敌呢。”容音的嘴角开始往上扬,先前的低眉消失不见,笑意从眼角里溢了出来。
“我的确把你当情敌。”高宁馨是个有话直说的人,“可我觉得弘历配不上你,但我吃了你那么多饭,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一声。”高宁馨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富察容音,这几秒钟时间走得很慢,她试图从对方的面部表情里读出点信息,生气,亦或是愤怒。可她丝毫都找不到,满心满眼地都是富察容音那柔情似水的面容。
“如果这样,我应该在五年前跳出来。”
是一句不经意地解释。
“而不是现在。”






那天晚上她们俩喝了很多酒,微光中的面庞显得精神奕奕,可醉眼下笑容又泛起了红晕。她们靠在沙发上交谈着,她记得富察容音说,过去的日子就当过去了,死死地抓着过去只会让自己觉得现在过得不好。高宁馨嘴里昵喃着容音说的这句话,然后含着笑将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,她的眼里闪烁着支离破碎的光,她不知道富察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她。只是在那一秒中她觉得自己很像一本书,被富察容音读过了很多遍。
恍惚中富察容音好像还问了她一句为什么会喜欢弘历?她的回答是怎样的?高宁馨记不太清了,朦胧中的答案好像是把弘历骂了一遍。
然后,眼前就是一片黑。

高宁馨很久没有宿醉了,满身的酒气混着一股香味涌进鼻腔内,熏得她头疼欲裂。她抬手敲了敲自己的头,像是百万只蚂蚁在身上爬,她全身痒得不得了。轻微的鼾声传入耳畔,高宁馨才发现自己身旁躺着富察容音。果然,那股子香味也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,究竟是涂了多少香水?高宁馨皱了皱眉,她连睡觉的样子都这么好看。醒着的人心里有一丝嫉妒了,她挠了挠耳后,盯着富察发了一会儿呆。就是口红花了,高宁馨如是想着身边的富察容音,连着身上那件白衣领上都留下了红印。
高宁馨在床上坐了一会儿,心里便开始庆幸自己是先醒来的人,不用让对方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。她脚步轻快地走向了浴室的洗漱台,昨晚没有卸妆就睡了,镜子里的自己好像憔悴了很多,高宁馨摸了摸自己的眼袋,不仅眼线花了,连口红也花了。




“呲……”水哗啦啦地从水笼头涌了出来。
高宁馨低头看着卸妆巾上擦下来的口红印。
什么时候富察用的口红和自己颜色一样了?

tbc.

评论(11)
热度(73)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