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广告社的故事 04

广告社的故事 04

陆晚晚正被酱油厂的方案搞得焦头烂额。

“这怎么行,昨天才改的意向今天方案怎么出的来?”纳兰淳雪火得不得了,傻子陆晚晚也不看时间上是否来得及,就答应甲方把最后期限给定死了。
纳兰淳雪是满肚子的火,她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吃了陆晚晚。她呼吸深重得走到陆晚晚跟前,挺直着腰杆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毛躁的泰迪,分分钟就要扑倒对方找人家理论。
“纳兰姐姐,你先别动气。”陆晚晚比纳兰淳雪高半个头,猫着背挽着她手的样子温顺极了。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纳兰淳雪甩开陆晚晚的手,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,生气地坐在了沙发上,“要不咱找容音姐吧?让容音姐去说。”
“不行。我都答应对方了。再说,淑慎姐也知道这个事。”陆晚晚也不躁,身子向着纳兰淳雪侧坐着。
“这样不行,那也不行,现在该怎么办呐?”纳兰淳雪都急得抓耳挠腮了,倒是陆晚晚这个大傻子还平平淡淡的样子坐在那儿,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纳兰淳雪和陆晚晚在幼儿园就认识了,第一次见面时,纳兰还以为她是个性格冷淡的普通女孩,可后来才发现其实陆晚晚是个单纯善良的小哭包。年少时的正义感总是宣泄不完,帮了陆晚晚一次就逃不掉第二次,小哭包一口一个纳兰姐姐,一口一个姐姐真棒,喊得纳兰淳雪是心花路放,再后来是干脆全都揽上身了。受了委屈归她出头,被男朋友抛弃了也陪她坐聊通宵,时间久了,心里也就挪了个位置出来了。

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半晌了,陆晚晚毫无动静。
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
当事人摇了摇头。
纳兰淳雪没忍住脾气又翻了个白眼,又用手指戳了一下陆晚晚的太阳穴,“陆晚晚啊陆晚晚!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女朋友。”

……


第二天早上司机接了淑慎才来到苏静好的楼下。
五分钟前就和她说到了,可人还没下来。淑慎用指甲有序地敲打着门把手,一下、两下,与手表指针走动的声音交相呼应。
整个车的空间都安静极了。
司机抬眼皮偷瞄了一下后视镜里的淑慎,老板带着墨镜看不出是什么表情,可她脸上没有笑容,大概心情是不大好。
祝你好运,司机在心里为苏静好祷告了一句。
“对不起,对不起,”一句句抱歉的话在车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涌入,苏静好提着大包小包的坐了进来。

“淑慎,我……”
“不好意思,苏小姐,你应该坐在副驾驶。”前排的司机打断了苏静好的话。他心里思忖着苏静好这是往枪口上撞。之前珍儿也坐过后排,老板特意明确提出让她坐在前面,当时是被明明白白教训了一回的。苏小姐这是火上浇油啊,他可不想美好的一天这么早就结束。
“不要紧,开车吧。”淑慎说话的时候不带任何情绪,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黑超刚好遮住了她眼睛,就连微妙的表情苏静好也没瞧到。
苏静好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地上,刚刚提气准备说的话,在还没滚出喉咙之前,就被深深压了回去。

淑慎的日常工作与以前没什么两样,不过是比以前更忙了,连吃午餐的时间都谈着生意。
今天约淑慎午餐会议的是美白口腔的弘昼。
这烤瓷牙苏静好也是了解过的,出了名的败家子一个,每次都借着聊广告的事情把对方公司的美女业务员约出来,不是揩油就是占便宜。
据璎珞告诉她,淑慎对他的行为很反感,几次都和对方打太极。
难道情报有错?苏静好看了一眼餐桌上的二人,这TM弘昼都快把舌头伸到淑慎的耳朵里去了!
“你的香水味很好闻。”烤瓷牙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一字一句却深深印在了苏静好的心里。

幽兰香当然好闻。

苏静好蹙眉盯着弘昼,他的举手投足里透着轻浮,言辞里显得下作,以及当事人的予取予求,耳鬓厮磨,让苏静好毫无胃口,她感到她的胃里正波涛翻滚,下一秒便要倾泻而出。
“下周你生日我们出海吧?”弘昼说话间手又揽到了淑慎的腰处。
“不行!”生怕被烤瓷牙得了二人世界的先机,苏静好忽然叫了出来,“下周公司同事要给老板办生日会,不可以和你出海。”
“生日会?”淑慎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对弘昼挑了挑眉。

“那你应该会欢迎我去你的生日会吧?”弘昼抿嘴笑了起来,比他露八颗牙齿要好看不少。
苏静好现在头都大了,她得以最快的速度策划出一个派对出来。
上车前,弘昼还想拉着淑慎在车前想要亲亲我我,淑慎推搡着,一句人多眼杂就把对方打回了原型,嬉笑间弘昼又占了几些便宜,才慢慢吞吞地上了车。

淑慎和苏静好二人就这样站在路边,等着司机慢摇摇地把车从街尾开来。
“下次编也编个像样的理由。”淑慎斜眼瞄了一眼苏静好,上了车。

“还不上车?”







感觉开始ooc了😭
都不知道自己写了点啥
能求点评论吗?交流一下😭

评论(9)
热度(39)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