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腰

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,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。

潮 08

潮  08

AU

十三行的姨太太x洋人买办的翻译

崔书润x吴俢倞

前文戳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 08


在慢慢填坑,大概还有两章的样子。

其他的坑也会填,但是大概慢,最近烦心事很多,大概是犯太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吴修倞见到崔书润时是1844年的春天了,树上的叶子黄了又绿,河边的花开了新芽。吴修倞一早就听说伍家老爷子末了,心里想着的是不去管她,折折腾腾了一个月还是耐不下心。白天听说衙门关了几家商行,吴修倞丢下课本就往伍府赶,贸贸然想闯进去自然是被拦在门,要不是守门的小厮平日里得过一些崔书润的好处,大概知道一点与吴修倞的传闻,才松了嘴告诉她崔奶奶也离了府的事。

吴修倞当下一惊,又懊恼自己为何如此固执。忙忙询问门童,只道是去往竹丝庵了。


崔书润拾掇了一些烟草塞进烟杆鼻里,刚刚点上师太就闯了进来。紧接着又拥进来几名小尼将崔书润的衣物卷进包里,和前段日子婵姐拿过来的包裹放在一起,师太将手里的小布包丢在桌上,原来那小布包是手帕叠成的,摊开后里面的那些烟草就洒在了地上。师太站在门边,又稍稍侧过身子空出出房门的位置,言下之意是告诉崔书润竹丝庵留不住她这座大佛了。

崔书润领了意,便讪讪地起了身。


是吴修倞领了崔书润回家的。

崔书润拎着包袱出庵时,正碰上吴修倞从伍府寻了来。原本是跑过来的吴修倞,在二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刹那便停了下来,她只觉得脚步沉重,心里也像一口石头压着似的让她喘不过气。崔书润也站着那儿,一动不动地盯着来人,可没一会儿泪水就滑落了脸颊。

吴修倞只是慢慢走过去,签起她的手就往家走。

这回,至少是光明正大了。


吴修倞的家很小,一张三尺的床就占据了房里的一半空间,那张小小的案台挤在墙角,上面放着几本课本,摆得很整齐。课本上面放的是那只老旧的钢笔,还有一个白色的帕子叠好了放在上面。

吴修倞从崔书润手里接过包裹,将其放在自己的柜子里,又找了件干净的衣服让崔书润将素衣换下。

吴修倞没有刻意去避讳崔书润换衣服时的场景,她背脊骨头的轮廓越发清晰了。吴修倞不自觉地就抬起了手,轻轻地抚摸了上去。突如其来的触感震得崔书润一惊,吴修倞的话提溜进了耳朵里。

“你好像又瘦了。”

“庵堂里吃得清淡。”

“我帮你。”崔书润将衣服穿上,吴修倞又帮她把衣衫领口的扣子给扣上。

“还在继续吗?”离开庵里的时候,那些师太在身后的议论吴修倞隐约间听见了,她问的时候没有点明,但崔书润听得明白。

无话。

“我还在学堂教书,偶尔也到别人家里教教课赚点小钱。”吴修倞把杂物柜里翻了一下,空着手回到了桌前,又拿起桌上仅有的杯子给崔书润倒了杯水。

“我能做什么吗?”

“书润能做什么呢?”吴修倞叹了口气,她低着头用拇指轻轻抚摸着对方手背,当触碰到那些青筋时又停了下来,“还是不要了,书润的一切我来照料就好了。”吴修倞抬起头与她的视线交汇,书润的眸子里红红的,在那些星星点点里拼出了自己的样子。

“也许我可以…”

“不要了,外面的人讲话很难听。”吴修倞又把书润拉到床边坐着,在脸上挂出了笑容,“学堂里还有些事,我去去就回,晚上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。”


吴修倞回到家时夜已经深,她看见崔书润正伏在案前,房间安静到只听得到她轻微地呼吸声。吴修倞又回过身,小心翼翼地将门关上,老旧的木板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发出了一声响声,吴修倞又连忙带慢手里的动作,直到门栓轻轻搭上。

“你回来啦?”身后传来沙哑的声音,吴修倞一回头发现书润依旧伏在案前,眼睛虽张着却有些睡眼惺忪的模样。

“对不起我回来晚了。”吴修倞走过去蹲在书润身前,又握上她的手,“学堂里忽然有些事就耽搁了,你吃东西了吗?”

书润点了点头,又说自己下午的时候出去了一趟,置办了些东西。


又折腾了一阵,两人就合衣睡下了。书润睡在里面,修倞就躺在外面,两人挤在那张小小的床上,谁也不说话。书润翻了个身,脸朝着墙的方向,吴修倞也翻了个身,朝崔书润睡着的方向睡着。

已然是三更天,她依然痴痴地望着这个背对自己的身子。

“有我在。”大概是害怕被拒绝,嘴里呢喃着的话语有气无力,仿佛是夜晚的低吟,生怕会惊扰了睡梦中的人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
人的一生,其实不必大富大贵。对于吴修倞而言,单是抱着书润晚晚安然入睡,已是足够。



一个人的时候,吴修倞把更多的时间都放在学堂,常常到了饭点就在学堂外面的面摊上对付一餐,日子久了便更不爱在家里开火。后来,书润来了,吴修倞放学经过街市的时候便会带点荤素回家,两人俨然过起了小两口的生活。外人看来总要指指点点,可两人倒也过得惬意。书润的身子看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么单薄了,虽然谈不上丰满,但也比刚来的时候要好了许多,不再是骨瘦嶙峋的触感了。

吴修倞在收拾衣柜的时候发现了书润带来的那个包裹,依旧原样放在角落。她问了一句,

“书润,你东西不收拾一下吗?”

“啊,你别动。”崔书润立马出声让吴修倞不要去动那个东西,她又去拉站在柜前那人的手,“你别收拾了,明天我来收拾吧。”

吴修倞跟着崔书润走到桌边,又看到崔书润单手去翻课本,她好像明白了书润的行为,“书润,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?”紧握地双手更加用力,好像下一秒就会溜走一样。

“包袱里面是老爷留给我的一些首饰,我拿去当了一些,天气转凉了,你一天到晚穿这些薄衫怎么够?”崔书润从吴修倞的手里挣脱出来,又双手抹平了她肩上的褶皱,“你柜子里的衣服我也看过了,也需要添一点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等会我给你量量你穿什么码子。”

“书润你每天晚上量,还没量出我穿什么码子啊?”吴修倞忽然嘻笑了起来,她的双眼弯弯地眯在一起,只是露出黑色的眼珠部分,眸子里打转着光。


像是久违的深邃星辰,即使是微弱的亮光,也照亮了我长久以来的黑暗。



“没正经。”





tbc.


*本文历史背景来源于[英]蓝诗玲所著《鸦片战争》一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9)
热度(20)

© 沈腰 / Powered by LOFTER